页面加载中,请稍候...
热门魔幻小说《盗心》 第三章——失心之痛 | Jooyee 聚译网

热门魔幻小说《盗心》 第三章——失心之痛

A Pirated Heart

点击数: 545
分享

失心之痛

贝拉盯着门,愤怒和疑惑使她的身体不住颤抖。

卡登是不是把锁在了的房间里?

她站起来,快步走向门口。然后轻轻地拉了拉门把手,发现自己的怀疑是正确的。突然,她用拳头用力地砸着木头门,门嘎吱嘎吱的响起来。

放我出去!”她尖叫着,勃然大怒。她甚至忘了对仍在流血的伤口带来的剧痛骂上两句。这些伤口不会使她丧命,但她知道她会杀了谁。他就是卡登·洛克斯。

贝拉不理会后背的疼痛,继续对着大门又踢又打,要求放她出去。看到没人理她,她开始大声威胁。威胁那个令人讨厌的一言不发的人。她诅咒他去死,直到她的整个身体火烧火燎一般疼。最后贝拉瘫倒在地,再也没有力气大喊大叫,并感到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卡登在船的另一侧都能够听到她的声音。捶门的砰砰声一直持续着,好像永远不会停,她的威胁一点儿都不好笑。经过他身边的每个船员都会给他一个疑惑又略带恐惧的眼神。

他做错了什么了吗?很有可能,他站在门外时承认了这一点。现在一切都安静下来了,里面鸦雀无声。他很想知道贝拉是否已经冷静下来。但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她现在处于狂怒中,可能正盘算着如何采取下一步行动。卡登定了定神,挺了挺胸,打开锁,把门慢慢推开。在他下定决心后,鼓了鼓勇气,往屋里看了一眼。当他看到她时,心跳都要停止了。

“贝拉!”他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她的名字。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一切都完了,他没有时间去思考为什么会这样。他单膝跪地,跪在一动不动的贝拉身旁。观察了她片刻,看她是否还有呼吸。确定她还有呼吸,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并迅速将贝拉抱起来。血继续从她的背上冒出来,沿着他的胳膊一滴一滴地流下来。

“愚蠢的女人,”他吼了一声,抱着她走出他的房间。贾勒斯碰巧出现在走廊里,他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你对她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她晕过去了,”卡登紧紧地抱着这个受伤的女人,咆哮着回答。贾勒斯经过这两个人的时候皱了皱眉头。

“把她带到我的房间去。我去看看能找到什么,尽管我们的东西也不全,”贾勒斯命令道。卡登点了点头,然后两个男人分头行动。卡登很快就找到了贾勒斯的房间,并打开了房门。在房间里,他发现了两张简易床。每一张床下都有一个装饰性箱子,每个箱子上都刻着一个名字,一个是贾勒斯,一个是贝拉。卡登皱了皱眉,走到刻有她名字的箱子旁边,把贝拉放在床上。他轻轻地帮贝拉侧过身,这样她的伤口就不会被床垫遮住。

“你为什么会睡在这里?”他将贝拉脸上的头发拨到一旁,自言自语道。他仔细地观察着她。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这个女人不是战士的样子。贝拉从来不让别人看到她的任何弱点,但是卡登认为她一定有弱点。某种东西促使这个粗暴、易怒的女人要比她遇到过的所有男人或女人都优秀。他很想知道是不是背叛导致这个女人超越了一般人。想到这,一股怒火从他的心中燃起。

谁会背叛她呢?谁想要背叛她?

卡登以前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想法。自他遇到她的那天起,就有种莫名的东西驱使他保护她,当她不接受他的保护时,他就会质疑她的来历。

“别再盯着她看了,小伙子。她看不见你,”贾勒斯的话将卡登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他将脸转向自己的前辈。贾勒斯提着一个小皮包,卡登猜想里面装满了医药用品。卡登偷偷瞄了了一眼贝拉后背上触目惊心的伤口。贾勒斯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面色顿时凝重起来。

“这个女孩,我敢说,太固执了,”贾勒斯抓住身旁的一个箱子,将它拉到阿拉贝拉的床边;他坐在盖子上,并将小皮包放在身旁。卡登不知道是应该走开,让贾勒斯照顾贝拉,还是应该留下来。当他想要转身离开时,贾勒斯拦住了他。

“你现在还不能走,小伙子。如果她醒过来,我需要你帮忙抓着她,不要让她动。”他将一瓶透明的液体和一根长长的吓人的针从包里拿出来,并解释道。紧接着,他又拿出一卷纱布和一轴粗线,惊得卡登瞪大了眼睛。

“把她挪到床边来。打扫地板可比洗床单简单多了,”贾勒斯用他在布满礁石的航线中指挥缓慢前行的船只惯常的口吻命令道。卡登点点头,走到床的另一边,将贝拉抬起来,挪到床边。为了防止她的头发影响贾勒斯处理伤口,他将她的辫子拨到肩上去。

“小伙子,时刻保持警惕。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醒来,如果她醒过来,看到我们一定会不高兴的,”贾勒斯说完,就弯下腰,开始清理并缝合贝拉背上纵横交错的伤口。卡登直勾勾地盯着贝拉的脸,希望能够看到某些疼痛的迹象。但是,他只看到她一脸平静。贾勒斯将扎进她身体的藤壶和珊瑚取出来,扔到木地板上,发出低沉的梆梆的声音。

整个创口清理过程持续了了好几个小时,到最后,连卡登都累得筋疲力尽了。贾勒斯动作很慢,他费了很长时间小心翼翼地将所有藤壶和珊瑚片取出来,然后用针线将伤口缝合好。

“让她坐起来。我们需要包扎伤口,”贾勒斯说,卡登听了点点头。他按照这位前任船长的指示,扶着贝拉软弱无力的身体坐起来。她的头毫无意识地向前倾,紧贴着卡登的胸脯。

“闭上你的眼睛,小伙子,”听到贾勒斯的话,卡登撇了撇嘴。

***

卡登叹了口气。贝拉受伤差不多已经三天了。贾勒斯非常担心,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贝拉这么久都没有参加海盗行动。经过合理判断之后,卡登在看到一个距离较近的港口时,改变了航线。因为那不是一个海盗港口,贾勒斯想那里可能会有更有效的药物,能够帮助贝拉尽快康复。

突然一声大叫将卡登从他的愁思中拉了回来,他吃惊地发现贝拉冲出了船楼。贾勒斯站在门口咆哮着,然后向贝拉挥挥手,转身进了房间。卡登看见贝拉直奔他而来,就好像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了三天并且身负重伤一样。

“你为什么要改变航线,洛克斯?”贝拉停在卡登面前,死死地盯着这个大块头男人。卡登没理会她的表情。他更纳闷的是,她怎么知道他们改变了航线。

“你怎么知道……”

“贾勒斯告诉我的。现在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改变航线?”她一边推搡着卡登,一边大声问道。

“我们离这个港口很近,”卡登冲着眼前这个女人吼道。

贝拉根本没理会他的怒气。

“瓦瑞克是港!”

“那些鲸鱼在船体上撞出了很多裂缝。我们可以在这个港口找到必需的工具来修补这些裂缝,”他撒着谎,此时卡登看到贝拉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恐惧,之后又变成愤怒。

“你这个蠢货,卡登!”她愤愤地说完就跺脚离开了。卡登盯着她的背影,认识到自己很可能犯了一个错。尽管他知道海军不认识他,但是他对贝拉却没什么把握。她看上去是那种会惹恼所遇到的每一个海军军官的海盗。但是,绍尔特加所的药物无法医好她背上的伤口。他能对付得了她的愤怒;但却无法掌控她的生死。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