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请稍候...
从被告到辩护人:一个被错判的人帮助另一人重获自由 | Jooyee 聚译网

从被告到辩护人:一个被错判的人帮助另一人重获自由

From defendant to defender one wrongfully convicted Man frees another

点击数: 1982
分享

由ELIZABETH CHUCK和DAN SLEPIAN提供

律师贾勒特•亚当斯最近帮助一名无辜的人推翻了对他的定罪—在同一个国家,多年前,他因被指控犯下一个他没有犯过的罪行而被判入狱。

这个案件是亚当斯职业生涯中取得的第一次胜利。但对于36岁的亚当斯来说,这也是他个人的一次重大胜利,他因在案件中被误判犯有性侵罪而在铁窗内度过了将近10年,他是一名黑人,他认为对他的误判带有种族主义。

“这个故事说来话长,”亚当斯告诉NBC新闻的莱斯特•霍尔特。“在你亲眼看到它之前,不会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一个判决被推翻,而且是在我被误判的州法院被推翻。"

在被无罪释放之后,贾勒特亚当斯一直在帮助其他被误判定罪的人 4:38

亚当斯当时年仅17岁,正在参加一次聚会,然后被指控,一位法院指派的律师对他的生死置之不理。

他刚刚在芝加哥南部完成高中学业,决定去威斯康星大学参加一个聚会,在那里他和他的朋友们遇到了一位年轻女子,并经历了他所说的从头到尾“完全是自愿的邂逅”的那件事。"

三周后,当亚当斯准备在1998秋季上大学一年级时,他被捕了。一名警官告诉他,这名女性说她被强奸了,他被指控与其他两名青少年一起进行性侵犯。

亚当斯以前从未被捕过。他从一开始就否认了这一罪行,并认为误解很快就会得到消除。

但相反的是,他被引渡到威斯康星,在那里他负担不起法律援助费。一名由法庭指定的律师选择不辩护,尽管有一个证人可以帮助亚当斯澄清事实:当时住在宿舍的一名学生可以为亚当斯作证当时的情况。

贾勒特•亚当斯  由贾勒特•亚当斯提供

“这个人告诉我们,我们都知道你们没有犯罪啦。反正他们也没有证据。“最好的防御就是没有防御。”亚当斯说。“我们只能说,嗯,听起来不错,因为我们也不是专家啊,不是吗?但事实上,这名律师没有给任何证人打电话,没有做任何调查,没有在全是白人并带有种族歧视的陪审团面前做任何辩护,只是把整个案件摆在陪审团面前。我们没有任何胜算。"

结果就是亚当时被判了惊人的28年有期徒刑;另一个少年负担不起律师费的朋友被判了20年;而第三个因为雇了一个私人律师,并请到了所谓的不在场证人而无罪释放。

“我对刑事法庭的认识就是“法律与秩序”,那么多的广告和主题音乐下,你不会看到那些因为误判而蒙冤入狱并被判28年的人,”亚当斯说。

在监狱里,亚当斯遇到了一位狱友,这位狱友在监狱的法律图书馆工作,他鼓励亚当斯努力推翻对他的定罪。

“我对刑事法庭的认识就是“法律与秩序”,那么多的广告和主题音乐下,你不会看到那些因为误判而蒙冤入狱并被判28年的人,”亚当斯说。

“他说,听着我查阅了上百个犯人的案子,他们都说了同样的话:我是无辜的,他说,“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案子。”你完全是因为那群带有种族歧视的蠢货进来的,而且你实际上被迫举了白旗,“亚当斯说道。

这名狱友劝他不要放弃:“这就像你开始在脸上刺青之前只需犹豫几秒,然后你就会放弃,并且完全不在乎了。你需要为自己讨个公道,“他告诉亚当斯。

于是,亚当斯开始阅读法律书籍,并找到了一个最高法院的案例,该案例声称宪法要求被告人应得到律师的有效协助。他找到了凯斯•芬德利律师,并与威斯康星无罪项目的一个致力于为误判定罪人士伸张正义的非营利组织取得了联系。

芬德利知道这个案子希望渺茫,但他还是接了下来。

“他做了很多功课。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这个案子,了解所有的相关法律。在他和我们讨论的时候,对于辩护策略和法律问题,都十分通晓。”芬德利说。

亚当斯的判决最终被推翻,指控被撤销,原因是他在监狱法律图书馆的书中发现:没有获得有效的律师援助。

他于2007年被释放的一个月后,就读于社区大学,继续获得了他的学士学位,然后进入法学院,并于2015年毕业。

去年夏天,他成为了第一个被无罪专案宣布无罪并被该组织雇用的律师。

“我最盼望的,就是我的母亲去教堂,当别人问起他的儿子的时候,她不需要低下头,对着圣经哭泣。我希望她为我自豪。”他表示。

 

Play

在被无罪释放之后,贾勒特•亚当斯一直在帮助其他被误判定罪的人。

最近,亚当斯又回到了威斯康星的法庭上,这一次与他的前律师芬德利并肩工作,帮助另外一个他们相信是被误判有罪的人。

理查德•贝拉尼克在1990年被判犯有强奸罪。虽然他的证人做出了不在犯罪现场的证词,可以证明发生强奸时把他带到了另一个州,但陪审团认为一位联邦调查局专家做了毛发检验后认定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他当时就在犯罪现场。

亚当斯—这位也是因为与其客户类似情况而被误判送进监狱的男人—用尽全力希望还他自由,芬德利说。

“我可以和理查德谈谈我所见过的其他含冤入狱的人都经历了什么,我可以从外人的角度来看这整件事的经过是怎么样的,但我做不到贾勒特能做到的那些。我无法像贾勒特一样告诉他这到底是什么感觉,”芬德利说。

六月,戴恩县巡回法院的法官推翻了贝拉尼克的定罪,以DNA证据证明联邦调查局关于毛发的分析是错误的。贝拉尼克现在是一个自由之人,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亚当斯的不懈努力。

亚当斯说:“没有什么比我在同一个法院,在同一个州,在他们关了我28年甚至都不看我的地方自由行走,更能回报我或是我的家人的了。”“但是现在,他们不得不叫我律师亚当斯。”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