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请稍候...
热门魔幻小说《盗心》 第二章——隐而未现的秘密 | Jooyee 聚译网

热门魔幻小说《盗心》 第二章——隐而未现的秘密

A Pirated Heart

点击数: 734
分享

谨献给DistantDreamer

“给我讲点什么吧,贝拉,”卡登本想偷偷地靠贝拉近一些,但是还没等他靠近,她的绿眼睛就转过来了。

“如果你有这闲工夫问我问题,洛克斯,你还不如在我们到达港口时下令抛锚,”卡登还没来得及像往常那样提出那些令人讨厌的问题,贝拉就用话堵住了他的嘴。卡登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你这个女人,”他恨恨地说道,此时贝拉眉头紧锁。她迎上他略带不耐烦的愤怒的眼神,然后将头扭向甲板。卡登一直盯着她,正开口想要下达她刚才轻易就甩出来的命令,可还没等他喊出来,船体就传来一阵沉闷的撞击声,船随之剧烈地摇晃起来。贝拉一下子紧张起来,她的眼睛扫过船周围的海面。她瞪大了眼睛,用心分辨着这些撞击声。她转过头,发现大多数船员都被这猛烈的撞击吓呆了,而卡登正直勾勾地盯着她。她骂他还盯着自己,随即就跑向了船的一侧。她又看了看船长,发现他正和贾勒斯争论不休,而贾勒斯正好挡住了卡登看自己的视线。

她紧贴着船边,纵身跳了下去,这时,她听到卡登大喊道,“这是什么?”她几乎没有感受到入水时的撞击力,就浮出了水面。而就在这一瞬间,她感觉到有东西抓住了自己的腿,并把她拉了下去。贝拉没有挣扎,直到船远远地开走了,她才关心自己或其他生物。她感觉到极度缺氧,但是她并没在意。这不会使她丧命。当海中女神堕落号在海上变成一个小黑点后,贝拉转身抓住了这个怪物的头发。这个怪物张开嘴,露出锋利和锯齿状的牙齿,恐怖的尖叫声在水中回荡。它转过身来,面向贝拉。

从外官来看,它应该是条美人鱼。水手们称之为塞任(半人半鸟的女海妖,她们擅用美妙歌声来引诱水手,从而令船触礁沉没)。但这两个名字似乎又都不太合适。漂浮在贝拉面前的是一个特别怪异丑陋的生物,一半像战后伤痕累累的鲨鱼,一半又像瘦骨嶙峋的人类;被贝拉撕下来的头发是绿色的,美人鱼周围有一圈暗淡的光晕。它的眼睛为了适应海洋深处的黑暗,呈灰白色,深深地陷在尖尖的脸颊上。它从手腕到脊柱的肉里都嵌着锋利的骨头。尽管它看上去并不强壮,但是贝拉知道它的力量足以抵挡20个男人,并且它速度惊人,无人能敌。美人鱼大叫一声,径直向贝拉冲过来。她还没来得及从靴子里拔出匕首,美人鱼就扑过来了,它的爪子扎进她的后背。她忍住疼痛,紧紧地抓住匕首,插进美人鱼厚厚的肉里。她拼劲全力才将匕首穿过肌肉和骨头到达她想要刺穿的器官:心脏。美人鱼在贝拉身旁痛苦地扭动着身体,再次大叫起来,直到最后,终于一动不动,沉入了水底。贝拉将匕首从美人鱼的尸体上拔下来,重新插到靴子上,慢慢地浮出水面。当她游经过其他美人鱼身边时,它们恶狠狠地看着她,却无人站敢站出来来挑战她。毫无疑问,它们从没来看到有人类能够在水下存活这么久,并且,她还杀死了自己的一个同类。

卡登一直在找她。船已经停止了摇晃,撞击声也停止了,但还是看不到贝拉的身影。他突然想知道她是否已经落入水中淹死了,但是直觉告诉他:不会的。就在这时,贝拉浮出水面,靠在船边上,浑身湿透了。贾勒斯拿着厚厚的毯子走过来,裹在她肩上。卡登盯着贝拉,她也刚好看过来,他咚咚地从甲板上跑过来,质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鲨鱼正在追什么东西,”当贾勒斯问她在水中看到了什么时,她解释道。卡登抓着她的胳膊把她从贾勒斯和其他船员的包围中拽出来,那些人围过来想知道是什么撞在船上。卡登带她离开甲板的时候,没人站出来拦住他。

“放开我,洛克斯,”贝拉大喊道,而卡登很坚决地摇了摇头,更紧紧地抓着她。他一直把她拽到自己的船舱并将门锁上,才松开手。他将贝拉扔到房间里唯一柔软的地方:他的床上。

“你到底……”

“你去了哪儿了?”

“什么?”贝拉看着暴怒的卡登,睁大了眼睛。

“你去哪儿了??”

“我在船边摔倒了,洛克斯。就是这样,”贝拉爬起来,随口撒了个谎。

“在船边摔倒了?贝拉,你说得倒是轻松,就好像你刚才只是把靴子给磨坏了似的!”

“我又没死,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这么……”

“你不要命啊?”他将拳头重重地捶在紧闭的门上,咆哮着说。贝拉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他。

“你为什么这样?”她愤愤不平地回应着,她感觉到自己有点儿恼火。卡登突然转过身来,愤怒地盯着浑身湿漉漉的阿拉贝拉。

“我是你的船长,你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卡特列,”卡登大声命令道,贝拉站了起来,任凭毯子从自己的肩上滑落。她眯着眼睛看着卡登魁梧的身躯,看到卡登双目圆睁。她皱了皱眉,低下头,心里暗暗咒骂。她的上衣慢慢被染红了。

“你在流血?”

“只是擦伤。现在赶快放我出去,洛克斯,”贝拉可以感觉到卡登的满腔怒火。她皱了皱眉。她之前从没有在乎过他人的情感。一不留神,卡登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胳膊。他使她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看到贝拉身上长长的伤疤时,卡登心里的怒气一下子烟消云散了。藤壶和珊瑚扎在后背的肉里。一股股的鲜血从参差不齐的裂口中涌出,沿着她的后背流下去。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的话,他一定会说这是爪印。

“你一定很疼吧,”他一边喃喃地说,一边迟疑地伸出手去摸了摸这些伤口。她的皮肤红肿,肉翻了出来,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手指所触及之处的灼热。

“这不算什么,”贝拉不耐烦着说。她想要走开,但是卡登按着她的肩膀,使她无法脱身,疼得她龇牙咧嘴。但是卡登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贝拉受伤的后背上了。

“疼吗?”

“当然疼了,但这算不了什么,”当卡登将一根手指放在一处很深的伤口上,贝拉倒吸了一口气。

“我们得找贾勒斯帮忙。现在就需要。如果不把伤口缝上,你会血尽身亡的,”卡登轻声说,这时贝拉冷笑了一声。

“我不会死的,”她脱口而出,说完,她突然用手捂住嘴,暗自骂起自己来。卡登紧紧地抓着她的肩膀,贝拉禁不住疼得呻吟了一下。

“我现在就去找贾勒斯。你待在这,不要动。这是命令,”卡登一字一顿地大声命令道,他的吼声再一次让贝拉的耳朵嗡嗡作响。他丢下她,锁上门离开了,她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

“你做了什么,小伙子?”贾勒斯转过脸来问卡登。

“我把她锁在我的房间里了。她受伤了,贾勒斯。我是说,她伤得非常严重,而且我认为,她被吓坏了,”贾勒斯盯着卡登时,卡登解释道。

“你有把握,是爪印吗??”

“是的。”卡登说。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