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请稍候...
余光中先生病逝,他的《乡愁》留在了每个人的心上 | Jooyee 聚译网

余光中先生病逝,他的《乡愁》留在了每个人的心上

发布者:459245886    
点击数: 845
分享
译文内容简介

现在你在里头,我在外头。

1.jpg


据人民日报客户端消息,台湾中山大学今日中午发布新闻简讯——著名诗人、翻译家余光中于今日上午10时多病逝,享年90岁。先生的代表作《乡愁》,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作品。


1928年,余光中出生在南京。因为母亲原籍为江苏,所以他以“江南人”自称


2.jpg


抗战时期在四川读中学,所以余光中对四川的感情很深,自认为是蜀人。他的生日正好是重阳节,因此也常常称呼自己为“茱萸的孩子”。


1940年进入南京青年中学,后考取北京大学和金陵大学(南京大学的前身选择了金陵大学外文系。1949年转入厦门大学外语系,随后移居香港。


1950年迁至台湾,同年进入台湾大学外文系。1953年,赴美进修,获爱荷华大学艺术硕士学位。


毕业后,曾在台湾东吴大学、台湾师范大学、台湾大学、台湾政治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多所高校任教。



3.jpg

余光中夫妇


从1985年开始,就一直担任台湾中山大学教授及讲座教授,还曾兼任文学院院长及外文研究所所长。


余光中还是厦门大学、江南大学、浙江大学等大陆高校的客座教授。他被北京大学聘为“驻校诗人”,也是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文学院荣誉院长。


余光中生前专注于诗歌、散文的创作,从事评论和翻译工作。他把自己的写作称为“四度空间”


4.jpg


生前出版了40多本文学作品,包括翻译集13本、诗集21本、散文集11本和评论集5本。


代表作有《白玉苦瓜》(诗集)、《记忆像铁轨一样长》(散文集)及《分水岭上:余光中评论文集》(评论集)等。


最被我们熟知的是《乡愁》。当时,已经离开大陆20多年的余光中,思乡情切,在台北厦门街的旧居内创造了这首诗歌。


作为一个离开大陆三十多年的当代诗人,这首《乡愁》烙上深刻的时代印记。


寄情诗歌,余光中表达了万千海外游子的绵长乡关之思。这首诗歌传颂几十年,说出了几代人对大陆的思念,对统一的期盼。


下面来回顾一下这首《乡愁》,以及两位大家的英译版。


乡 愁

余光中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Homesick

赵俊华译


As a boy,  

I was homesick for a tiny stamp, 

I was here,  

Mom lived alone over there.    


When grow up,  

I was homesick for a small ship ticket. 

I was here

My bride remained over there.   


Later on,  I was homesick for a little tomb. 

I was here,  

Mother rested over there.    


And to-day,  I am homesick for a shallow strait, 

I am here,  

The Mainland lies over there.


Nostalgia 

杨钟琰译


When I was a child,  

Nostalgia seemed a small stamp: 

Here am I  and there my mother.


Then I was a grown-up,  

Nostalgia became a traveling ticket

Here am I  And there my bride.   


During the later years  

Nostalgia turned to be a graveyard

Here am I  And yonder my mother.   


And now at present,

Nostalgia looms large to be a channel

Here am I  

and yonder my Continent !


余光中不仅自己创作诗歌,还是学贯中西的学者,也曾翻译过英美文学大家的作品。


 当今文青常说的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就是出自他的译笔。


这句的原文为“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是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代表作《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中的经典诗句。


而余光中以四字格的方式译成中文,突出人性中的阳刚与阴柔的两面,即:老虎也会有细嗅蔷薇的时候,忙碌而远大的雄心也会被温柔和美丽折服,安然感受美好。


对于翻译,他有这样的感悟——

5.jpg


他也说过这样的金句——


翻译如婚姻,是一种两相妥协的艺术。如果说,原作者是神灵,则译者就是巫师,任务是把神的话传给人。

——余光中,2002


这句对于翻译的经典阐释,也体现在他翻译美国女诗人 Emily Dickinson 的 I Died for Beauty《殉美》一诗中。



I Died for Beauty

Emily Dickinson


I died for Beauty,but was scarce

Adjusted in the Tomb,

When One who died for Truth,was lain

In an adjoining Room.

He questioned softly why I failed?

"For Beauty," I replied.

"And I for Truth,-the Two are One;

We Brethren are," he said.

And so,as Kinsmen met a Night,

We talked between the Rooms,

Until the Moss had reached our lips,

And covered up our names.



《殉美》

余光中 译


我为美死去,但是还不曾。

安息在我的墓里,

又有个为真理而死去的人

来躺在我的隔壁。


他悄悄地问我为何以身殉?

为了美,我说。

而我为真理,两者不分家;

我们是兄弟两个。


于是像亲戚在夜间相遇,

我们便隔墙谈天,

直到青苔爬到了唇际,

将我们的名字遮掩。


此外,余光中一直致力于提倡中文的纯洁,反对公式化的“翻译体”,反对欧化,讲求中文的意象美。


他认为文学翻译是一门艺术。为艺术,则必有其创造性翻译与创作有相通之处,两者都是要将一种经验转换成文字。


不同的是,作家是将自己的经验翻译成文字,一切全在自己掌握之中,是一种“不拘的翻译”、“自我的翻译”。“翻译也是一种创作,至少是一种‘有限的创作’”。


6.jpg

余光中重回南京母校


这种思想就体现在余光中翻译雪莱的诗歌中。


England in 1819

Percy Bysshe Shelley


An old, mad, blind, despised, and dying king一 
Princes, the dregs of their dull race, who flow 
Through public scorn一mud from a muddy spring; 
Rulers, who neither see, nor feel, nor know, 
But leech一like to their fainting country cling, 
Till they drop, blind in blood, without a blow; 
A people starved and stabbed in the untilled field一 
An army, which liberticide and prey 
Makes as a two-edged sword to all who wield一 
Golden and sanguine laws Which tempt and slay一 
Religion Christless, Godless一a book sealed; 
A Senate一Time’s worst statute unrepealed一 
Are graves, from which a glorious Phantom may 
Burst, illumine our tempestuous day. 


英伦:一八一九年

余光中


又狂又盲,众所鄙视的垂死老王—— 
王子王孙,愚蠢世系的剩渣残滓, 
在国人腾笑下流过——污源的浊浆; 

当朝当政,都无视,无情,更无知, 
像水蛭一般吸牢在衰世的身上, 
终会矇矇然带血落下,无须鞭笞;

 
百姓在荒地废田上被饿死,杀死—— 
摧残自由,且强掳横掠的军队 
已沦为一把双刃剑,任挥者是谁; 
法律则拜金而嗜血,诱民以死罪; 
宗教无基督也无神——闭上了圣经; 


更有上议院——不废千古的恶律—— 

从这些墓里,终会有光辉的巨灵 
一跃而出,来照明这满天风雨。


余光中的译文中自带中文流畅的韵律美,脱离了英文的格律束缚。既有西文的骨感,又有汉语之精髓;既遵循原文,又有所创作,令人读来叹服。


最后,用余光中朗读的《乡愁》视频,再次缅怀先生。




[注:文章转载自公众号,其版权属于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admin@jooyee.com,谢谢!]

热门评论